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小企业融资存在机制性障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52:47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王先庆:中小企业融资存在机制性障碍

新闻出处:网易博客 责任编辑:译名 加入时间: 93955

目前很少有银行的贷款利率会低于基准利率,总体介于基准利率1.1~1.4倍之间,相比2011年的情况,今年企业贷款利率有所下降,普遍为基准利率上浮20%~30%。事实上,早在央行降息之前,银行利率已渐松动,此次央行政策再次释放了各家银行贷款定价的自主性,并折射出经济下行压力下的信贷需求变化。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认为,银行信贷投放节奏放缓一方面是银行为防范经营风险,本身贷款积极性降低;另一方面对于真正需要融资的中小企业,银行存在某种偏见,较少放贷。本文由新金融观察报记者

袁诚采写,发表于该报2012年06月18日 第38版,原标题为:银行贷款利率“迫降”。

在尝尽一路融资难、融资贵的辛酸之后,中小企业贷款利率终见下调。

“央行下调贷款利率以后,贷款又便宜了数万元。”天津市九洲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祥榕一脸喜悦。去年5月份,他在民生银行获得一笔300万元的一年期贷款,贷款利率为基准利率上浮90%。贷款即将到期之际,利率意外下调令其颇为惊喜。

央行下调贷款利率后,四大行和各商业银行开始执行最新利率,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由基准利率的0.9倍调整为0.8倍。不过新金融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少有银行的贷款利率会低于基准利率,总体介于基准利率1.1~1.4倍之间,相比去年的情况,今年企业贷款利率有所下降,普遍为基准利率上浮20%~30%。

天津农商行、交行的工作人员表示,央行下调贷款利率之后,企业贷款利率大部分为基准利率的1.3倍左右,具体到每笔贷款要看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事实上,早在央行降息之前,银行利率已渐松动,此次央行政策再次释放了各家银行贷款定价的自主性,并折射出经济下行压力下的信贷需求变化。

利率下降

“去年贷款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了90%,今年的续贷利率下降为基准利率上浮50%,加之央行新的政策出来,一年的利息能便宜10多万。”郑祥榕对新金融记者说。

深耕茶行20多年,郑祥榕经营的茶行年销售额在500万~1000万之间,平时很少贷款,但去年急需一笔资金周转,他和两位同行一起参与了民生银行的联保联贷。经过半年的考察,郑祥榕将房车、营业执照、经营场所等证明悉数提供,终于在去年5月获得一笔300万元的贷款。但去年基准利率上浮90%的高成本贷款令公司财务成本大幅攀升,如此下去,茶行难以承受。

今年5月贷款即将到期时,郑祥榕接到民生银行工作人员电话,询问是否续贷。“如果贷款利率仍是基准利率上浮90%,成本太高就不贷了。”郑祥榕一度做好了放弃贷款的准备。出乎意料的是,今年的续贷项目释放出“讨价还价”的空间,双方讨论之后使贷款利率下降了40%,续贷利率由基准利率上浮90%下降至上浮50%。

郑祥榕的情况并非个案。采访中,一位承受较高成本银贷的闽商当即致电银行要求提前还贷,银行当即亮出最新利率下调的优惠政策。而同样在民生银行获得5人联保联贷的一位企业负责人则对新金融记者说,“5个人联保贷款,每人获得300万贷款,年利率约合14%,今年降为12%。”然而即使利率已经下降2%,该企业负责人依然摇头,表示不再续贷,去年的高成本银行贷款令他心有余悸。

信贷投放减慢

银行贷款一直被视为是相对低廉的资金,成为企业融资的首选,但近年来紧俏的信贷市场使利率上浮程度不断加码,加上名目繁多的隐性成本,综合贷款成本一度在高位徘徊。

在江苏无锡做钢贸生意的闽商老陈去年下半年获得了建行当地支行的一笔500万元贷款,但代价不菲。

去年下半年,钢贸市场一片风声鹤唳,圈内不少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为周转资金,老陈向银行申请了一笔贷款。但盘算下来,加上担保费、银行承兑贴息、“推荐”买的基金和保险等费用,贷款综合成本甚至达到月息三分。

“当时国有银行给出的贷款利率是上浮30%~40%,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是上浮50%。”老陈告诉新金融记者,上浮利率已经很高了,但最让人承受不起的是500万贷款必须存入银行,并开具300万的银行承兑汇票(贴息4万左右)。同时还需交纳数万元的财务顾问费、“推荐”购买5万元基金和1万元保险等综合成本。最后,老陈贷款500万,拿到手上的却不足300万。

一位不愿具名的闽商说,“去年银行贷款利率上浮的比较大,一些商业银行上浮50%~100%都有。”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周德文直言,尽管政府层面要求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上浮不超过30%,但去年银行贷款综合成本算下来,利率上浮达到100%的情况十分普遍,部分甚至上浮了150%、200%。

而今,随着央行下调贷款利率,高成本的银行贷款将难以持续。相比往年,今年的贷款利率普遍出现下调。

“现在贷款利率都下降了!过去基准利率上浮60%的贷款很普遍,现在没有了这种趋势。”一位工行员工透露,目前四大行的贷款利率普遍为上浮10%~30%,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相对高些。

事实上,在经济形势下行的压力下,许多企业生产规模萎缩,订单量大减,信贷需求陷入低潮。为吸引所剩不多的贷款客户,银行下调贷款利率成为无奈之举。

“现在整体市场环境不好,想放钱也放不出去。”上述工行员工在与新金融记者交流时说。

广东商学院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认为,银行信贷投放节奏放缓一方面是银行为防范经营风险,本身贷款积极性降低;另一方面对于真正需要融资的中小企业,银行存在某种偏见,较少放贷。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银行信贷投放减慢另有隐情。国家基础建设和房地产行业贷款在银行贷款总额中一直占据较大比重,但近年来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宏观调控使银行对地产行业的贷款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尽管国家加快投资步伐,但地方政府旧债繁重,偿债风险加剧,银行对政府基础建设项目的信贷投放趋于谨慎。“以往国家基础建设和房地产贷款约占银行贷款总量的20%,今年以来这两项贷款均受国家政策影响出现大幅裁减,短期内找不到可以填补这一信贷空缺的行业。”业内人士说。

订单降三成

除了政策对基建和地产行业的信贷调控外,企业生产经营状况也影响着银行信贷需求与贷款利率变化。在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看来,银行下调贷款利率主要缘于整个经济发展速度下降,下行压力越来越大,企业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一些经营不善的企业难以为继。

“没有市场拿着钱也没有用。”这是当前许多企业的真实窘况。不少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企业订单量整体上减了3成,部分外贸企业订单数量足足减少了50%。这直接打压了企业的信贷需求。

“今年公司的人工费用普遍涨了30%,但服装出口不佳,订单数量少了一半。”浙江宁波一家服装外贸企业负责人王芮玲对新金融记者说,今年公司经营压力很大,以前一天能向国外输出好几单,现在半个月才做一单,整个公司的生产速度全部减慢了。而为节省生产成本,公司的贷款需求明显降低,“订单减少了,拿什么去还银行的钱?”

“许多企业发现市场不好,已有银行贷款的企业扩大生产的积极性不高,纷纷提早归还。”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说。

新金融记者采访发现,企业对银行信贷主要持两种态度:一是企业因经营环境不佳,开工量大减,“还了(银行贷款)就不贷了”;一是企业的贷款需求依然强烈,但去年银行贷款的综合成本达到月息三分令其心存忌惮。此次央行下调贷款利率之后,各家银行在执行过程中存在差异,企业带着货比三家的心理,处于观望状态。

654彩票app

西游记口袋版下载

王者传奇无限元宝内购